泰州市鑫正出国劳务有限公司欢迎您!

首 页  >>  出国资讯  >>  行业资讯  >>  马国前首相与现任政府翻脸后,秘书看到的那些事

马国前首相与现任政府翻脸后,秘书看到的那些事

好几年前我选择离开马来西亚的首相办公室,开展人生事业的另一篇章。犹记得上班的最后一天,一早上车赴办公室时,公派的司机劈头就问我当天可否早点下班,因为根据规定,他必须在五点前把我在任期间使用的官车交回给官方的车库,我也只好敷衍说好。



下午被送回吉隆坡市区的家里后,我才猛然想起当天晚上其实必须出席之前已然应允的晚宴。我老家在沙巴,在吉隆坡没有车,再看窗外的傍晚下班时段的交通堵塞情况,要召唤德士应该也不容易。


于是硬着头皮,上天桥过马路到对面路边的巴士站等了约半小时,然后搭上巴士一路汗流浃背地挤到餐厅附近去。半天之内交通待遇落差那么大,我不敢说没有把泪水往肚里吞,但起码还是感到蛮自豪的,认为“能屈能伸”这成语的实践不过如此吧。


然而,近两年多来,眼看着马国前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一些身体力行的举动,我方感到有些汗颜,觉得他可能才是“能屈能伸”的典范。



试想,一位退休多年,虽然政绩毁誉参半,但肯定养尊处优的前国家领导人,本来是绝对有资格不问世事、含饴弄孙、颐养天年,但马哈迪却因为与他当年一手栽培扶植上位的马国现任首相、我的前老板纳吉的政见不合,而选择退出执政联盟,与反对党走在一起,力图推翻纳吉的政府。


而且马哈迪还不只是“借名”给反对党联盟而已,还以90多岁的身躯亲自出动,到处去为他们站台演讲,无论上山下海、深入乡区的路程多么遥远艰辛,条件如何恶劣,看起来都难不倒他老人家。



因为他决定与现任政府翻脸,他的几乎所有前首长礼遇,包括官车、保镖、司机、开路等,皆被取消。然而,马哈迪虽然未必能达到其最终的“换政府”目标,但他看起来越战越勇,丝毫没有慢下来的迹象。


我虽然与马哈迪政见未必相同,而且我从小在马国成长,感受过他执政时比纳吉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专制独裁,但还是对他不屈不挠的精神钦佩不已。


在近20年前,当时还是首相的马哈迪,忽然把他一手栽培出来的继承人副首相安华开除公职、党职,控以违反自然性行为、滥权等罪名而把他送入监牢。可想而知,马安两人从此势不两立,而马哈迪之前也多次抨击由安华所领导的反对党阵营。



但马国的政治演变大多时候就是如此微妙。就如当年安华下台后,马上与他之前对立的反对党走在一起,出走的马哈迪也在短期内与反对党阵营渐行渐近,后来还与也被纳吉革职的前副首相慕尤丁等共组一个新党(土著团结党)来参与反对党阵营。


而马国当下的这个主要的反对党阵营,因为伊斯兰党已实质上退出之前所组成的人民阵线,所以结合了上述的土团党,以及从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中庸派诚信党,重新共组所谓的希望联盟。


此希盟长期未能得以注册成一正式的政党联盟,而且这些日子以来,也欠缺一个较为正式的领导架构,大多需要共同决策的政治议题,只由一个相对松散的理事会来定夺。这里边其中一个重要原因,导致希盟迟迟未能树立一个在亚洲盛行中央集权制政治的现实下,几乎必须拥有的权力架构,就是马哈迪与仍然身在狱中的安华之间的磨合。


当然,近一年前,马哈迪趁着安华出庭聆讯时去旁听,甚至趋前与安华“世纪一握”,两人微笑着小声谈了一阵,至少可谓是马哈迪踏出“能屈能伸”的一小步,当然也是安华在“团结就是力量”的政治现实下宽宏大量的体现。


两人的妻女过后另有小聚,两家“冤家”重新和好了,也许是要争取在仍然注重家庭理念的许多马国民众心目中的印象分。


最近终于姗姗来迟的有关希盟领导层架构的宣布,更可见马哈迪“能屈能伸”心态已攀升到了另一个更高的境界。因为在这架构里,马哈迪虽然贵为主席,但安华却继续如当年的民联般被推举为“实权领袖”(因为他身系狱中未能名正言顺的领导),排位看起来比马哈迪还要高上一等。马哈迪肯接受一位前副手,而且还是之前斗臭的政敌排在自己头上,不能说不是踏实处事。



马哈迪心里应该有数,虽然自己在全国各地可能还享有一定的号召力,但之前两届大选民联的相对杰出的表现,再再证明了安华得以统合反对党阵营的魅力,两人得通力合作,他们的共同政治目标(取代执政的国阵)方有可能实现。


这希盟的最新领导架构,也很有美式商业集团的味道,除了马哈迪当主席外,之下还有安华的夫人、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沙当总裁,再之下还有慕尤丁、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、诚信党主席沙布当署理总裁,马哈迪的公子慕克力、雪兰莪州务大臣阿兹敏、来自砂劳越的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健仁、诚信党的沙拉胡汀当副总裁等。


如此的权力架构,主要是要确保希盟里的每个“成员党”皆有所代表,虽然也许不能说皆大欢喜。


而且,马哈迪竟然也同意,如希盟成功执政,会先推出一位过渡时期的首相,在争取安华出狱后由安华接任。马哈迪肯做出如此重大的“让步”(他曾多次抨击安华的品行不适合当首相),以求达到共同的政治目标,在很大程度上其实也显示,马国下一轮大选的最终成绩还未成定局。


点击次数:108  发布日期:2018-01-14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Processed in 0.166099 second(s) , 40 queries

鑫正劳务 
新加坡-金金
新加坡-豆豆
韩国部-小杨
日本部-小杭
德国厨师-蓉蓉
建筑工部-梅梅
海员就业-磊磊
签证旅游-小飞
鑫正主管-韦韦
网络宣传-凯凯
鑫正总监-雄大